第八章 玄元观(1 / 2)

红楼仙阀 落拓秀才 1371 字 11天前

“诸位,我把当时试验灵犀台的情况仔细研究了,终于发现问题所在!为什么当时是可用的,后来到了我们手中就不能用了,失灵了呢?”,陈辞指着郑怀道:“郑奉事,你浸淫玄信装置多时,说说看,是什么原因?”

郑怀露出为难表情,什么原因,被骗了呗,但挨骗的的是署令老子,署令自己也坚信不疑,他只能期期艾艾地说:“下官驽钝,是在是没有看破玄妙所在啊!”

“你们啊,是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!我仔细分析了,原来当初试验时候,是随机从十口灵犀台中抽出两口试验的,这边发,那边收自然没有问题!但我们用的时候,将所有灵犀台都放在一起用,导致发出玄信的灵犀台无法判断到底送到那口灵犀台上,所以就没法传递玄信了,所以,我把灵犀台编号了,并且二尺见方的的接发面分成上下两部分,上面接收,下面发送,彻底解决了这个问题,所以好用了。”

众人听得满头雾水,听起来好像挺有道理?

陈辞对那个瘦小吏员道:“胡祥,你去门外随机找一口灵犀台,把灵犀台的号码报给我。”

胡祥领命,过一会儿,茗茶进来说道:“启禀署令大人,胡吏目选的是零一八!”

陈辞点点头,走到零零一号灵犀台边上,在正上方接收面,也就是打入通犀符那面,郑重写上零一八字样,“在使用时,得渡入灵气写上对方接收的灵犀台号码,接通后就不需要使用灵气了。”,陈辞解释道。

陈辞说着,提起一根毛笔,倒持手中,并没有着墨,在接受面下方区域写了几个字。

突然,外面传来胡祥的惊呼,甚至带着点哭腔,“大人,大人呐,灵犀台上出字了!”

“周署丞是遗腹子?”

陈岳闻言大惊,他一步上前,看着陈辞面前灵石台上,“周署丞是遗腹子”字样正在缓缓消失。

“这不可能!”,陈岳失态吼道!

“这有什么不可能?”,陈辞嗤笑一声,“我刚才说找你有事儿,正是与此事有关,目前只有二十五口灵犀台可用,你和同僚们研究一下,如何布设二十五口灵犀台,以及如何运营,拿出个章程出来,你看三日可好?”

陈岳还要说话,激动万分的吴怀直接将他怼了回去,“三日足够了,我们这就立刻讨论!”

且不说玄信署如何讨论,灵犀台能够接发玄信之事,却飞快传播开。

玄元观内,柳国师独坐静室。突然有小童敲门,“国师,大明宫掌宫内相戴总管来了。”

“请进来吧!”,柳国师睁开眼睛说道。

“国师,有日子不见了!”,戴权面带微笑走了进来。

“戴总管,近日可好?”

“托国师的福,身体康健着呢。”,戴权说道。

“戴总管此次亲至,不知有何吩咐?”,柳国师一摆拂尘说道。

“咳咳,太上皇近些年总结得失,有些朝代重文抑武,不堪外敌入侵,有朝代武贵文轻,内乱频生。本朝先是武贵文轻,渐渐又重文抑武,现今文官集团又有做大之势。太上皇以为,这一切都是因为文武平衡极难,拉拢打压都需要当权者极大智慧,而不是每个嗣皇帝都能保证有这样能力。”,戴权说道。

“太上皇真知灼见,令本道茅塞顿开!只是本道乃化外之人,说这些与我有何关系?”

“呵呵,有着莫大关系!国师大人难道不知道,遁入空门之人有几人真的是想要斩断红尘,潜心苦修的?太上皇决定给他们一个机会!”